在急功近利的社会大环境下,能否稳定而专注地在一个领域发展,能否以敬畏的心态、工匠的精神挖掘人性的深层次需求,是“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的关键所在

“国人春节日本疯抢马桶盖”的新闻让中国的制造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境地。依靠低劳力成本的“中国制造”如何转型为具有高附加值的“中国创造”,再次引发关注和讨论。而当我们梳理世界公认的制造业大国的发展历程时发现,在经历过低质廉价的时代后,回归常识、尊重规律、坚持目标、稳定而专注地在一个领域发展,以敬畏的心工匠的精神挖掘人性的深层次需求,才得以创造了业界的奇迹。当然,一个国家的成功因素显然不能简单地被复制。不过在急功近利、希望用最短时间获得最大利益的社会大环境下,制造业大国至少为我们提供了某些新的关于企业成长或者个人发展的价值观。

从单纯模仿到研发创新

从1870年到20世纪初,“德国制造”低质廉价,当时全球制造业的金字招牌是英国。为了和德国制造划清界限,英国要求所有商品必须标明出产国。之后,德国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向英国人学习”,从单纯拷贝到开始尝试做产品研发,提升产品质量,创造具有高附加值的产品。20世纪初,“德国制造”已经赢得了好口碑。其中,汽车制造业是德国高附加值制造的典范,在技术最先进、利润最高的高端乘用车世界市场上,德国的三大品牌(宝马、奔驰和奥迪)占据了70%的高端车世界市场份额。从模仿到创造,日本也走了和德国人基本相似的道路。受到日本产品和新兴市场的冲击,欧美国家的摩托车、自行车、照相机和纺织品产业基本死得一干二净,只有那些成功对抗了日本电子产品新科技的公司,如德国的工程化工和汽车制造业,变得越来越强。制造业大国从低质廉价时代向提质创新迈进的历程告诉我们:没有自有产权和核心竞争力,仅靠仿制和低价没有前途,而不创新同样是死路一条。

对知识产权的重视与保护

综观制造业大国的崛起,会发现它们面临同一个现状:自然资源相对匮乏,这使得人的智慧这一资源得到重视,创新成为一种意识,政府再加以政策扶持,使得创新成为一种环境。2012年,德国在新技术开发和创新领域的投入达到794亿欧元,是GDP的2.98%,目标是3%。欧盟的平均值是1.97%,中国同期这一数字是1.98%。在很多公司对“外包”这样的概念十分热衷时,德国的中小企业是绝对反对“外包”概念的,尤其是牵扯到他们的看家专业知识时。时下的德国企业中,很多最炙手可热的发明正是来自一些中小企业。这正是德国式创新的诀窍,就是在某一个很狭小的专业领域技术专业知识很过硬,所以即使在很小的板块也可以成为市场领导者。在过去100年,德国人的发明很多,从阿斯匹林,隐形眼镜,汽车安全气囊,到MP3和SIM卡。很多德国企业至今还在享受着这些老一代发明所带来的红利。这种惠及几代人的专利红利,正是中国商界很多人最为痛恨的“专利壁垒”。

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德国企业对于产品的精益求精已经成为一种独特的商业文化。如果说美国代表的是一种寻求短期利润和个人财富的商人文化;而德国则代表了一种努力创造持久永恒产品的手工业文化。受手工业文化的影响,德国的企业往往偏安一隅,像是个稳重又充满活力的中年人,默默地坚持着自己的目标,稳定而专注地在一个领域发展。他们几十年、几百年专注于一项产品领域,力图做到最强,并成就大业。德国工商总会执行理事、北京分会总代表亚历山德拉•沃斯女士说:“德国企业之所以成功,在于他们致力于创造长期的产品差别,专注于创新,而非资本市场。”

同样,追溯日本制造业的发展不难发现,二战后,日本学习美国的生产管理方式,同时做了自己的创新,把美国的精英主义品质管理改造成了大众主义质量管理,推广零缺陷运动。随后著名的大野耐一创立了丰田生产模式TPS,也就是精益生产方式,对产品品质实施彻底的管理。这些制度塑造了战后的日本社会风气,即“在一个稳定的生产条件下兢兢业业生产优良品质的产品”,而这种风气最终改变并塑造了日本制造业的性格。


   (摘自《杭州日报》)


2015年03月17日

要非常重视提高产品的可靠性—— 智慧产业化与产业智慧化多面看之五

上一篇

下一篇

我们向制造业大国学什么?

添加时间:

把眼前的事情做到极致

AT PRESENT THE THINGS PERFECTLY

下一步自然就会呈现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